A Story by Meredith Garrison

我的文化身份危机

posted on January 28th, 2014   1295 views

IMG_2698

 

他们叫我“老外”。昨天在厦门 SO Hair 一些人向我走来,他们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。其实,这不奇怪。在厦门我是外国人。在星吧克他们在我杯子上写‘s” 。在公交车上人们议论我,他们惊奇地叫我“老外”。那天他们想看我的文身。我的手上有汉字“喜”的文身。我告诉他们在我男朋友的手上也有。人们常常问我是否了解双喜的意思。他们也问我的男朋友是不是中国人。我们都是美国人,那为什么有中文的文身?为什么我学习中文? 这很难说, 有很多复杂的原因。

中国文化是我身份的一部分。我的厦门经历给了我很深的印象。尽管我感觉在我的心里中国很重要,但是在别人看来我是外国人。我来厦门的时候老师告诉我我的中文说得不好。而且如果不提高的话,就没有中国人会接受我。那个时候我已经感觉到我有身份危机了。

在我还是孩子的时候,我开始学习中文。我想住在中国,想说中文,但是在我的想象里中国是空白的。对我来说,中国代表着冒险。但是这个想法让我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奇怪。虽然我还没有去过中国,但我已经不接受我的阿巴拉契的文化了,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自己庆祝春节了。

来厦门是我第二次来中国。所有的人都告诉我应该为文化冲击做好准备。在中国的时候,不是文化冲击而是我自己的想法让我最震惊。我想回家。其实,刚开始的时候,我不想来厦门。因为,在上海别人不接受我。我很好奇中国是否有一个属于我的地方。我来厦门的时候,我体会到更多的中国的历史风俗。与此同时,我对我的家乡文化也慢慢理解和认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让我再一次来想想我的文化身份吧。到厦门之后,尽管我是老外,但是人们邀请我到他们的家里做客。我在厦门只呆了两个月,但是厦门人把我当作一个老朋友。我去了曾厝按的一个小区,见了很多小孩子。他们接受我,也叫我们一起玩。后来,一些闽南人请我来跟他们一边聊天儿一边喝啤酒。在火车上人们接受了我。在我生病的时候我的辅导老师陪我去医院。我在医院呆了5个小时,我的辅导老师全程陪伴我。我晕了的时候,她扶我起来。尽管中医和西医不一样,但是我觉得都是可靠的,而且中国人很照顾我。我不了解医学,但是在医院我一边面对身体和文化的困难,一边开始认可中国的文化。这个经历给了我难忘的印象。然后在教会人人把我比作《圣经》里说:“因为我饿了,你们给我吃;我渴了,你们给我喝;我在异乡时,你们收留了我; 我衣不蔽体,你们给我穿;我患了病,你们照顾我;我在监狱里,你们探望我, (马太福音2534-35)。我觉得厦门越来越像我的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厦门经历让我越来越了解我自己的身份了。CLS 的项目使我的中文水平提高了很多。而中文水平提高以后,中国人也更容易接受我。这次来中国的经历让我重新考虑我的文化身份。我学习了美国文化和中国文化,这为我的思维带来了很大的变化,我能够理解和包容两种不同的文化。比如说,我加入了两个文化世界,我的想法和其中的任何一方都不一样。

 

 


Every Pengyou has a story.
We want to hear yours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